您好!欢迎访问佛山好点子网络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中国互联网进入“二马狂奔”时代

代表人类速度的飞人博尔特在伦敦谢幕;《战狼2》票房还在高歌前进,最新数据是50亿;《二十二》记录了一段过去的残酷时光,提醒人们勿忘历史,也向那些慢慢坚韧生活的老人致敬。

  但在互联网世界里,不进则退是生存的不二法则。

  阿里巴巴公布了2018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数据点燃了华尔街,也为马云牌鸡汤增添了新的佐料。

  乐视“新掌门人”孙宏斌正在全速把乐视拖出泥潭,王兴入局“共享经济”,生怕错过风口。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结局如何,就因人而异了。

  “二马”狂奔

  谁掌握了“剁手党”,谁就能征服世界。

  本周四晚间,阿里巴巴集团公布2018财年第一季度(2017年4月1日~6月30日)业绩。

  截至6月30日,阿里净利润为14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96%,总收入增长56%,达到502亿人民币,过去12个月内活跃买家达到4.66亿人,轻轻松松就超出预期。

  美国著名财经媒体《巴伦周刊》刊文预测,两年后阿里的股票将高达200—300美元,市值可能突破7000亿美元。

  8月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财报季。

  周三,腾讯公布2017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腾讯本季度总营收566.06亿元,净利润163.91亿元。营收主要来自游戏、广告、支付等业务,其中手游收入148亿元——不得不说,暑假党为《王者荣耀》贡献非凡。

  另一个数据也戳痛了不少互联网员工的心——截至目前,腾讯有40678名雇员,上半年薪酬总成本为160.17亿元,有媒体计算,这意味着,腾讯员工人均年薪接近80万元。

  小观只想喝口凉水静一静。

  坊间有言,腾讯抓住了小学生的钱包,而阿里控制了女人的钱包。相比之下,京东和网易的“钱包”就有点模糊了。

  从本周公布的财报来看,京东、网易稍显疲软。这两家公司分别在电商、游戏领域挑战“二马”,尤其是京东,在上个季度股价一度逼近百度,险些让BAT正式易名。

  但从目前来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头号网红,已经是“二马“无疑了。这两家市值均超过4000亿美金的公司,与第三名已不在同一个量级。

  看来,姓什么很重要。

  王兴的共享计划

  王思聪曾经发过朋友圈,“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王兴是不太信的。本周三,美团充电宝被曝已进入市场。在青岛、石家庄等城市,已经有人见到其身影,白绿色,桌面充电式设备。据悉,美团充电宝还处在小规模测试阶段。

  有人曾经开玩笑:半壁互联网江山都是美团的敌人。

  这家以团购起家的公司,卖电影票、做外卖、搞旅游、弄打车、玩支付,业务八面开花,创始人王兴那篇关于边界和核心的访谈,由此风靡业界——他说,太多思考终局和边界是错误的。

  在中国互联网公司里,上一位以不设边界著称的名人大概是贾跃亭先生,对于王兴的观点,不知他是否会举起双手双脚来同意。

  回到充电宝,这桩小生意在今年突然成为投资者们热捧的风口。今年3月以来,共享充电宝曾经创下10天5笔融资、总金额超3亿的好成绩——用“饿狼下山”来形容这个场景大概再合适不过了。

  来电科技CEO袁炳松发朋友圈称,随着美团入局,共享充电宝迅速进入第二阶段——商家选择过剩的阶段。

  脑补一下这样的场景。某一天,你的手机里堆满这样的推送:

  “主人,本周一到周五充电免费,转发朋友圈可得5元红包;”

  “主人,**充电宝已经开通预约餐厅服务,今晚我们在哪见?”

  进入餐厅你或许会发现,餐桌上堆着五六七八块颜色不同的充电宝等待翻牌,你只能仰天长叹:充电宝太多,手机不够用了。

  多么幸福的烦恼。

  “导师”周鸿祎

  “过去还觉得有点机会,现在觉得有点什么机会,最后不是姓马就是姓马,还是姓马。当然中国本来就姓马,我们本来就是马克思主义国家。”

  周氏语录总有一股“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

  本周四,周鸿祎穿着标志性的红色POLO装,以创业导师身份现身某创客行业峰会,久违地献上一篇能冲刺头条的言论,断言中国互联网行业或已出现阶层固化,“顶层在板结”。

  自从转型专注2B业务后,周鸿祎低调了不少。但只要有机会,他还是忍不住开炮,比如:

  “行业里有些大佬是什么都不叫,一口咬死你。”

  “我是唯一真正被三家轮流吊打,没有被打死,被吊打的滋味是很酸爽的,还是留了点心理阴影。”

  “巨头手里有的是武器,过去对360是一种暴力扼杀,今天已经升级了,现在都是降维、金钱,不扼杀你,直接花钱把你砸死,直接花钱把你变成小兄弟。所以创业小兄弟有一段时间抱大腿和找干爹理论,但是发现孩子会长大的,干爹不会让孩子长大,毕竟不是亲儿子。”

  末了,他倒是颇有诚意的为年轻创业者推荐了一本书:《柔道理论》。

  书中讲了以小博大的道理,比如“小狗原则”,小狗见到大狗时,不要汪汪乱叫,不要冲大狗摆出一副要向它扑击的样子;要让大狗觉得无公害,然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原来就是叫得太响了,被痛咬了一口”,导师周鸿祎摆出了中年人的反思姿态。随后他建议创业者,少开会,少出席各种活动,而应该专注在用户和产品,多花时间研究市场,而不是赶风口,

  此刻,当年大战BAT的周鸿祎不在了,在我们面前的是周老师。

  TFBOYS加入一下科技

  本周五,一下科技首席创意官贾乃亮微博透露,TFBOYS将加入该公司。

  消息一下炸了。一下科技趁热打铁,宣布将在8月27日举办一场定制的明星盛典,届时再宣布其具体职务。贾乃亮也积极配合,发微希望粉丝们帮助给TFBOYS们想个职位名字。

  同一天,虎嗅网《今天TFBOYS解散了吗?》刷屏,文章指出TFBOYS 粉丝各自为营,支持某个成员的“唯粉”,已经远远超过了支持团队的“四叶草”。

  粉丝分裂坑惨的是广告主。小鲜肉的海报排位稍有不慎,就会遭遇粉丝们的全军出击。

  事实上,在贾乃亮的微博下,粉丝们为TFBOYS 起名的势头已经有了分裂的苗头。三只小鲜肉被视为三个个体,比如王俊凯应该是“首席最帅指挥官”、王源是“首席最萌创意官”、易烊千玺则是“首席最酷策划官”。

  嗯,小观突然有点隐隐担心一下科技。

  在互联网公司,明星出任“首席XX官”早已成为一道流行的填空题。比如一下科技有首席创意官贾乃亮,唯品会有首席惊喜官周杰伦,花椒直播有首席体验官范冰冰、首席产品官,英雄互娱有首席创造官陈赫等等。

  说到底,这玩的还是注意力经济,只要粉丝买单,明星和公司都会成为赢家。

  一下科技会不会玩砸?下周日就见分晓了。

  破局者孙宏斌

  乐视在“去贾跃亭”的路上越行越远。

  本周二,乐视网CEO梁军宣布了11位高管任命;周四,乐视网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法人代表由贾跃亭变更为梁军,当天,董事长孙宏斌召开了上任后的首次管理层闭门会。

  此外,有媒体报道,孙宏斌正在考虑更换“乐视”名称,并设计新logo,以区别于去年1月开始启用的四色标logo。

  种种举动传递的信号就是:贾跃亭的故事已经翻篇了。

  乐视的业务也有了新概念,曾经逼得孙宏斌在媒体面前爆粗口的“七个子生态”概念被拿下,取而代之的是“电视+影业+视频”的“哑铃”模式。

  梁军是这样解释的:

  如今的新乐视像一个哑铃,一头是电视业务,另一头是影业、自制内容,乐视视频则是哑铃中间的棍,用这个粘合剂,把影业和电视业务粘合在一起,然后做运营,“哑铃”就是一个真正值钱的业务。

  “值钱”一词,算是乐视进入孙宏斌时代的标志之一——乐视终于放弃了诸如“伟大”、“梦想”、“窒息”这样的宏大表述,踏踏实实谈生意。

  贾跃亭倒是还在做自己。

  周三,他又在微博晒出全新FF91 高端工厂视频,工厂外墙装修已经开始,厂房内似乎也清理完毕,但目前还没有任何设备。

  “FF U factory,# FF 91#高端工厂紧锣密鼓进行时。未来,正在打开。”言语间充满着跟几年前毫无差别的鸡汤味儿。

  留言区称赞支持者不少,但也有网友说: 

  “有钱请水军在微博底下支持你,怎么不发工资呀”。

  相比这位网友的路见不平一声吼(也有可能是乐视欠薪员工心酸追债),周航的怼显然来得更直接有力。

  在本周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中,周航被问及易到与乐视的往事,他拒绝了直接评价贾跃亭本人,但提起乐视恨意满满。

  当天,无数媒体引用了周航的这段评价作为标题——

  “谁做易到股东都比乐视好,它是没信誉的代名词。”


0757-22124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