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佛山好点子网络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中国制造与互联网相融合:加速凝聚新动能

全球体系最完备、产能最大的中国制造,一旦与用户世界第一、实力世界第二的中国互联网激情碰撞,将产生怎样的“聚变”反应?

    制造业(工业化)与互联网(信息化),两种技术、两个行业、两大战略的历史性融合,在2016年上半年已经成为国家顶层设计的重中之重,相关蓝图也一一绘就。2016年,在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等新理念的指导下,数字工厂、工业软件、云计算、机器人技术等成为中国制造创新发展的主旋律,经济转型升级动能加快聚集,新两化融合可望真正开花结果。

    从组织融合到项目融合

    两化融合加速落地

    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将我国两化融合理论与实践提高到一个新阶段,被视为两化融合的升级版。

    2016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推动《中国制造2025》与“互联网”融合发展,两大国家级战略实现汇流。5月2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协同推进《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行动的总目标、总任务。7月27日,《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正式颁布。信息技术加快与各领域技术特别是工业技术深度融合,推进工业转型,已是势在必行。

    

 中国制造与互联网相融合:加速凝聚新动能

中国制造与互联网相融合:加速凝聚新动能    

    2016年2月1日,充分享有政府资源支持的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在北京成立。包括阿里巴巴、华为、大唐等143家来自工业、通信业、互联网及软件服务领域的知名企业终于在同一张桌子前坐下,细商技术难题和行业标准。8月12日,联盟工作组第二次全会通过了我国首个对工业互联网全面系统阐述的文件《工业互联网体系架构(版本1.0)》。此外,联盟还通过了第一批共8个验证示范平台立项,包括生产质量管理、工业网络互联与数据采集、城镇智慧供水、云制造服务、AiBed养老监护、机床云制造平台安全互联、三一智能服务和工业互联网网络架构等平台。此举向全球产业界传递一个重要信号——工业互联网的中国方案来了!

    除了组建政府深度参与的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其他的跨行业协作联盟也不断涌现。比如中国互联网与工业融合创新联盟、各行业自行发起的智能制造发展联盟以及各类工业4.0组织等。在其推动下,一批重点项目获得国家、行业、地方政府真金白银的支持。这些项目的申报主体既有制造企业,也有通信信息企业,更多的项目是两类企业携手申报。7月4日,64个项目入选2016年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名单。近期,首批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试点示范项目将发布,预计其总量与去年大体相当(2015年工信部以“互联网与工业融合创新试点企业”名义支持了100家企业)。这些项目体现了目前我国工业界在智能制造等创新领域的最高水平,也深刻反映了互联网与制造业正在加快业务融合,加速推进中国制造转型升级“新动能”的形成。

    从智能制造到工业互联

    推进视角更加丰富

    “互联网与工业融合不仅为我国互联网产业开拓新的领域,更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提供了新动力,是我国工业抢占全球产业变革先机的新机遇。”中国工程院院士、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专家委员会主任邬贺铨说。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总工程师杨海成则认为,制造业与互联网的融合,是对“互联网制造业”更深度的表述,预示着制造业从数字化走向网络化,再走向智能化的路径更加清晰。

    事实上,互联网舰队与工业航母组成的“特混舰队”,为本轮供给侧改革提供着至关重要的炮火——“新模式、新业态、新动能”。而这支舰队的名字,有的时候叫工业4.0,有的时候叫工业互联网,更多的时候叫“智能制造”。它们之间的确存在细微区别,但本质而言,不外乎语境和视角的不同。

    工业4.0是德国就未来工业形态所提出的愿景,智能制造则是与之相对应的中国概念。2015年,我国确立了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第一个十年行动纲领——“中国制造2025”,并将智能制造作为其主攻方向。今年以来,中德两国在智能制造/工业4.0领域的对话与合作向纵深发展。中德智能制造联盟4月9日在广东深圳成立,7月1日,工信部公示了首批15个中德智能制造合作试点示范项目。通过开展国际合作,华为与SAP正联合探索智能制造解决方案,宝钢与西门子致力于钢铁行业工业4.0业务创新,百度与宝马围绕高度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及运营开展合作,潍柴动力、四川长虹等纷纷与德国企业合作开展高端液压件智能工厂,以及个人化定制的家电智能制造数字化虚拟工厂样板建设。据透露,中德双方正在中德标准化合作委员会框架下就“工业4.0”领域的标准化议题展开讨论,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信息通信领军企业在欧洲积极参与智能生产解决方案开发。

    德国的工业4.0并没有明确讨论制造业与互联网的关系,美国的工业互联网理念则旗帜鲜明地提出了新型工业网将主导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融合进程。去年7月,美国GE公司的大数据软件平台与中国电信的电信基础设施和增值服务正式对接,面向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的初步方案形成。今年1月,海尔与GE签约,将首次推动GEPredix作为工业互联网平台在国内制造业的相关应用。在德国工业4.0方案、美国工业互联网方案纷纷入华的背景下,在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等主管司局的推动下,中国商飞、智能云科、海尔集团、潍柴动力、三一重工、中联重科、航天科工等中国企业积极探索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与发展的路径。与此同时,各地方政府也大力推动工业物联、云平台等新兴业态建设,强化融合发展基础支撑。5月28日,上海市经信委与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签约,联合打造工业互联网国家级示范城市。6月17日,陕西、福建、新疆等省区政府陆续发布有关大数据与云计算产业发展的实施方案和行动规划,加强工业云和工业大数据应用工程建设。一批重要的配套指南和政策陆续出台,以工业互联网等新基础设施为抓手,制造强国建设正进入全面落实新阶段。

    从“老两融”到“新两融”

    ICT引擎作用更突出

    与上一轮两化融合相比,新一轮两化融合中,信息通信业作用更加突出,正在承担引领、驱动制造变革的新使命。

    长期以来,我国两化融合是由国家推动、制造企业作为实施主体,制造信息化是其主战场,IT企业主要是从供应商、服务商角度去参与、支撑。对于新两化融合而言,传统制造业的信息化、智能化只是其战场之一。类似C2B用户定义制造、软件定义制造、无人驾驶交通体系、预测性产品售后维护、大规模人工智能服务这样的新业态、新模式开辟了远比传统制造业升级改造广阔得多的未来。

    在服装、箱包、鞋帽、家电、家居等消费品制造业,以互联网为商业基础设施,能够实现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C2B商业模式正在快速发育。红领集团通过互联网化改造,用了12年的时间,投入近3亿元资金,以3000人的工厂作为实验室,实现了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工业化制造,在大量品牌服装企业面临高库存和订单快速下滑而陷入经营谷底之际,生产周期缩短近50%,定制业务年均销售收入、利润增长均超过150%。

    而在装备品制造领域,研发生产一体化、预测性维护、智能产品与大数据服务等新业态、新模式也极大地改变了企业对市场的理解。潍柴动力在中国电信的帮助下建设工业大数据平台和工业云平台,实现产品研发、生产、后市场服务产品全生命周期优化和管理;徐工也与阿里展开合作,利用工业大数据布局远程诊断故障和提供后市场服务。江苏建湖的荃航阀门有限公司采用“互联网制造业”模式,即工人在公司车间的各个机床操作台前根据录入系统的图纸进行生产操作,公司用户则通过互联网可以随时看到车间操作的全过程,完成订单;不仅推动了生产方式智能化,也使产品本身实现智能化,更推动产品设计、销售、完善过程的互动,精准对接需求侧。

    德、美等国的创新实践表明,新型两化融合技术也并不现成地掌握在某一家工业集团或者IT巨头手中。智能制造的基础设施技术——工业互联网,关键使能技术——CPS(赛博物理系统)、软件定义制造,以及核心智能技术——大数据与工业智能,IT厂商与制造巨头各有擅场,至今仍处于交叉探索阶段,无人形成垄断局面。从工信部的角度观察,装备司牵头的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牵头的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试点示范项目,以及信息通信管理局牵头的工业互联网标准体系建设与联盟测试床项目,正分别从制造视角、软件视角、网络视角等不同侧面对新两化融合进行推动。

    据悉,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8月12日已正式成立频谱工作组,将针对工业互联网开展频率使用评估、频率需求论证、候选频段和传播特性研究以及系统间电磁兼容性测试等工作。为了给不同企业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差异化投融资需求匹配提供平台,借助资金纽带加速工业互联网联盟生态建设,国家有关方面已经提出构建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投融资平台的设想。

    面对中、德、美几乎同步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创新全球竞赛,我国信息通信企业还应进一步跳出制造业市场的狭隘思维,站在战略的高度加大对工业网络、工业应用与工业智能的研发投入,努力探索提供IT应用与制造资源融合业务的新业态、新模式。


0757-22124212